當前位置:圖書中心>“做寫真”的植田正治
“做寫真”的植田正治
作者:植田正治
出版時間:2018-10-01
225.90
368.00
立即購買
猜你喜歡
中國當代攝影圖錄——蒼鑫
89.60
中國當代攝影圖錄——李偉
89.60
中國當代攝影圖錄——繆曉春
89.60
中國當代攝影圖錄——高波
89.60
中國當代攝影圖錄——陳榮輝
89.60
圖書詳情
基本信息
  • 書名:“做寫真”的植田正治
  • 叢書名:
  • 作者:植田正治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514-2359-5
  • 裝幀:精裝
  • 頁數:172
  • 出版時間:2018-10-01
作者簡介

植田正治, 1913年生于日本鳥取縣,1930年代在家鄉成立了一個攝影館并以此開啟了其攝影生涯。植田以在鳥取拍攝的“沙丘劇院”等擺拍作品聞名,隨后在20世紀50年代向現實主義傾斜,成為戰后一代前衛攝影的代表人物,并因《童歷》(1971年出版)等攝影集備受贊譽。 1972年,植田正治首次到歐洲旅行,并出版了“無聲記憶”(音のない記憶)。他分別于1978年和1987年被邀請參加了阿爾勒國際攝影節(les Rencontres d’Arles)。他的作品得到了國外,特別是歐洲收藏家和評論家的極高的評價。1995年,位于鳥取縣的植田正治攝影美術館正式開館。1996年,榮獲法國藝術與文學勛章。2000 年,植田正治逝世,享年87歲。2013年,日本東京攝影美術館舉辦“紀念植田正治誕辰100周年”大型回顧展。

內容簡介

本畫冊為2018年至2019年在中國舉辦的“植田正治回顧展”而作。本次展覽是這位日本大師級攝影藝術家在中國的首次大規?;仡櫺驼褂[。展出包括其早期至后期的141件珍貴原作,涵蓋經典代表作品“沙丘”系列,以及備受國內外廣泛贊譽的時尚攝影等多個階段系列作品。 畫冊包括“早期作品”“沙丘上的工作室”“家庭”“物象”“童歷”“無聲的記憶”“小傳記”“風景的光景—靜物”“白風”“沙丘”“色彩及其他”等各系列的代表作。共收入126幅植田正治的經典作品。

前言1

文/佐藤正子

 

植田正治(1913—2000年),因在自己家鄉鳥取縣拍攝的杰作—《沙丘》系列而聞名于世,在日本乃至世界攝影史上留下了重要的印記。盡管當時的日本攝影正處于現代主義的潮流當中,植田正治卻畢生都在自己的家鄉山陰地區,他只拍攝自己所謂的“真正事物”,卻從未將自己定位于某種思潮之中。植田正治的表現手法是獨一無二的,時至今日,“植田調”一直受到日本國內及國際上的高度評價。

 

受青少年時期西方前衛藝術的影響,植田正治一邊在家鄉經營著照相館,一邊始終保持著如攝影愛好者般的激情和自由精神。無論是他在自家附近的沙丘上將其家人和密友塑造成棋子一般的“導演式攝影”,還是他從70歲開始拍攝的以《沙丘》系列為代表的時尚和商業作品,都不斷地構筑起自己的攝影世界,受到了跨越時代的贊譽。植田最鐘愛的主題是他出生和成長的山陰地區的風土和事物。但他的作品有著超越風土人情和時代的普遍性,總能帶給觀眾新的驚喜和深深的感動。

 

前言2 “做寫真”的植田正治

文/飯澤耕太郎

 

植田正治,毫無疑問是日本一位貫穿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后的代表性攝影師。他一直保有與其他攝影師略微不同的位置。

 

一方面,他并不在東京以及大阪這樣的大城市從事藝術活動,而是作為“地方攝影師”在小城市生活。對于大多數攝影師來說,生活于出版社集中、攝影作品展出機會較多的都市,無論在社會聯系還是在經濟考量上都更為理想。然而植田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對于自己居住于鳥取縣(日本山陰地區)、與“中央”保持著距離這一點一直非常在乎。因為這一點為他的作品世界帶來了獨特的蔭蔽之惠。

 

另外,植田傾盡一生要做到“業余”,關于這一點需要做些解釋。植田在戰前經營著照相館,戰后在米子市經營攝影器材店“植田相機”。此外,植田應攝影雜志的邀約刊登了很多作品,自1980年代開始發表時尚攝影作品。也就是說,植田實際上是專業攝影師,但卻常常在發言中強調自己是“業余選手”?;蛟S他的意思是,比起不得不完成自己并不動心的“專業”工作任務,他認為能夠做“業余選手”,依自己的喜好拍攝更有魅力吧。

 

更應注意的是,在植田去世后的21世紀里,不僅在日本而且在歐美各國,對于他的評價越來越高。2005年至2008年之間,植田的大型回顧展在西班牙、瑞士、法國巡回展出,他的作品受到極高贊譽。在他的攝影表現里充分展示了高超的造型能力,這種通達人心的氣質,能夠充分地為歐洲攝影界所接受。也就是說,他作品中使用的語言“植田調” (Ueda-cho),讓世界看懂了。植田根植于山陰地區的風土人情,他的照片讓人不得不說他是日本攝影師的典型,其作品風格擁有在性質相異的環境里也通用的普適性,想來的確不可思議。   

 

即便秉持“地方業余攝影師”的立場,植田的作品仍然得到廣泛接受的原因,恐怕在于他一以貫之地對攝影表現這一媒體本質的存在方式有著不懈的追求。他于1930年代正式開始攝影,直至1990年代晚年之際,一直保持著旺盛的實驗精神,不斷挑戰新的領域。終其一生,他都在不斷地實踐著自己的口頭禪“做寫真”。

 

植田正治1913年3月27日出生于鳥取縣西伯郡境町(現在的境港市)。祖上有經營席子鋪墊的家業,在這樣富裕的地主之家,他度過了并不自由的少年時代。植田是次子,因為長兄早逝,家里期望他繼承家業。然而,對于買賣他并無興趣。1931年從米子中學畢業后,植田加入了業余攝影師團體米子寫友會,正式開始了攝影作品的創作。

 

米子寫友會可以說是當時主張“藝術攝影”的攝影師最大的據點之一日本光畫協會的姊妹團體。植田住在鳥取縣赤,受到日本光畫協會重要成員鹽谷定好等人的深刻影響,開始了依照繪畫的審美意識來構造畫面的“藝術攝影”。他最早期的作品之一《在車站所見的風景》(1931年)中,使用了藝術攝影師常用的“變形(Deformation)”手法,將顯影相紙彎折獲得影像拉長的效果。

 

然而,植田加入米子寫友會的1931年,在東京和大阪正舉辦“獨逸國際移動攝影展”,時代也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從繪畫主義轉向現代主義,從“藝術攝影”向“新興攝影”傾斜。植田也通過雜志及攝影集了解到歐美最新的攝影動向,于是向著“新興攝影”變換風格—采用清晰而寫實的畫面風格、抽象的畫面構成,吸取物影照片等新技法。同時,他積極地向《攝影沙龍》《朝日攝影》等攝影雜志投稿,作品入選以及一次次獲獎后,名聲漸起。

 

1937年,植田與石津良介(岡山)、正岡國男(廣島)、野村明良(廣島)等住在日本“中國地區”(指的是日本本州的西部地區,岡山、廣島、山口、島根、鳥取五個縣所在的區域統稱為“中國地區”)的攝影師結成了“中國寫真家集團”,計劃在東京舉辦四次展覽。植田在這個時期,開始發表人像作品—在自家附近的像弓ケ浜(戰后為鳥取縣沙丘)那樣廣闊的空間里擺拍人物,小心呵護著各自“間距”的同時加以細致入微的“導演”??戳酥蔡飸鹎暗拇碜鳌渡倥膽B》(1939年)、《茶谷老人和他的女兒》(1940年),就會明白“植田調”的風格是如何日漸明確地形成的。

 

然而,1940年以后軍國主義蔓延日本全國,戰時體制使得膠片和相紙的配給極易中斷,1945年日本戰敗之前,他幾乎無法按自己的想法開展攝影活動。

 

戰后,植田一掃郁悶和壓抑,開始以旺盛的精力制作和發表攝影作品。類似《拿氣球的自畫像》(1948年)、《爸爸、媽媽和孩子們》(1949年)、《有妻子在的沙丘風景》(1950年)那樣以家人為拍攝對象的作品,以鳥取沙丘作為“劇場”創作的裸體及人像等創作意圖明確的作品,充分表現出那個時期植田開放的狀態。他還參加了銀龍社、二科會寫真部等團體,集中創作了1954年第二屆二科展上獲獎的《擱板下的水面》那樣關注事物的形態、注重造型和畫面構成的作品。

 

然而,一直到1960年代,植田還只不過是住在鳥取縣的“地方攝影師”而已。他的地位發生戲劇性變化,成為舉國知名的攝影師,是得益于1971年《童歷》作為中央公論社的《影像的現代》系列之第3卷的刊載發行。這套長達10卷的攝影集系列叢書的編輯是山岸章二。同一系列里收錄了東松照明、奈良原一高、石原泰博、深瀨昌久、立木義浩、橫須賀功光、森山大道等人,山岸章二選取了當時正開始受到矚目、引領日本攝影最前沿創作的攝影師。在這些人當中,自己這個已經年過半百,之前并不為人所知的“地方攝影師”得以入選,植田本人恐怕也少不得吃驚吧!

 

以拍攝孩子的作品為中心,追隨四季變化,細膩地展現山陰地區人們的生活與風土人情的這部攝影集,在今天看來仍不失其新鮮的魅力。他長年累月積聚起來的獨特攝影世界,于此進入了繁花盛開的時期。山岸對于《童歷》之后的植田作品仍不斷地給予高度評價,1974年至1985年,《每日照相機》專欄時斷時續地連載了《小傳記》系列作品(共12回)。他在日本主要以6英寸×6英寸畫幅的相機拍攝,然而去美國后開始了“出差攝影”,還把戰前作品的負片進行翻印,以“私攝影”的風格拍攝自己住院時醫院內的日常風景等,不斷嘗試各種各樣的實驗。

 

1970年代至1980年代,植田的作品世界進一步擴大疆域,接連發表創作意圖明確的攝影系列作品。1974年發行的《無聲的記憶》(日本相機社)是一本收錄了1972年至1973年在歐洲各地旅行街拍作品的攝影集。面對首次體驗到的歐洲風景以及人物,植田心情振奮卻又冷靜地拿捏著距離感并以準確的構圖抓取面前的場景。

 

1980年日本相機社以攝影集的形式發行的《白風》系列中,植田試圖以彩色照片表達對于戰前“藝術攝影”時代的懷念之感。他研究制作了一種攝影裝置,將有柔焦效果、有益于抒情的袖珍柯達折疊相機(Vest Pocket Kodak)的鏡頭裝在單反相機上進行拍攝。

 

1980年代,植田在尼康沙龍的個展中發表了《風景的光景》系列,這個系列雖然僅選取了兩件作品,然而也非常值得關注。它有一個別名叫做“私風景”,把相機對準日常的風景,抓取現實世界中的畫面,重新追問從鎖定的畫面中能夠看出什么。這也是他的作品中觀念意味最強的一組作品。

 

1983年,一直以來支持著植田創作,并作為模特不時出現在其作品中的妻子紀枝突然離世。植田一時陷入了虛脫狀態。作為平面設計師的次子植田分外擔憂,鼓勵他為時尚品牌MEN’S BIGI的收藏圖冊拍攝照片。在鳥取沙丘上對外國模特布置造型,搭配絲綢禮帽和布洋傘等道具拍攝,《沙丘》系列作品中的超現實主義意味與“沙丘劇場”的環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這一系列被稱為植田攝影的新境界而廣受贊譽。

 

1970年代至1980年代,植田接連不斷地挑戰新的領域,游刃有余地構建作品。這個時期他之所以仍能以充實的狀態進行工作,不得不歸功于他從戰前開始一直長期從事的攝影活動。

到了1990年代,慢性心臟病使得植田的體質變得虛弱,無力從事像從前那樣涉獵廣泛的拍攝活動,然而他創作的欲望并未衰減。他在自家廚房的餐桌上擺放各式日常用品,以此創作了《幻視游間》系列。植田原本就擅長于自由組合各種事物,在現實與幻想、日常與非日常的世界中往來游走,這一部彩色的攝影連載作品更是將他的才華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

 

在21世紀到來的2000年9月4日,植田正治因急性心肌梗塞發作辭世。87歲高齡的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作為持續創作的攝影師在堅持攝影工作。心臟病發作病倒的那天,他為拍攝奈良的唐招提寺做好了準備,正整裝待發。于1995年在他的故鄉境港市不遠的鳥取縣岸本町(現伯耆町)開放的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在他去世后仍繼續舉辦著大規模的展覽活動,出版展覽圖冊以及攝影集。首次在中國舉辦的“植田正治回顧展”由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企劃,這將是一次向更廣大觀者傳達植田攝影魅力的好機會。

 

在植田多面的攝影世界里,隱藏著許許多多種解讀的可能性。2016年,我與攝影史學家金子隆一共同進行的收錄了229件代表作的《植田正治作品集》(河出書房新社)的編輯和發行工作的時候,就強烈地感覺到這一點。例如本次展覽中展出的由兩件作品組成的《黑波》(1999年),這個系列的作品是他去世前一年拍攝的,在植田的作品中是給人相當“異質”印象的一個系列。在以明朗輕快之作居多的植田作品中,呈現出罕見的陰沉和詭譎的氣氛。

 

然而,要說這看起來仿佛是由死亡的預感策動而得來的《黑波》,是他作品中的特異之作的話,恐怕也未必?;厮葜蔡锏墓ぷ?,宛如通奏低音,仿佛身處黑暗深處聚目凝神的時刻,“暗”的照片闖入眼簾。將傾盡一生“做寫真”的植田攝影世界里潛藏的謎團一個個解開,這將是今后的重大課題。我期待本次“植田正治回顧展”也成為一次這樣的解密機會。

樣張
掃一掃
進入天貓店鋪
TOP
澳洲幸运10群